Tagged Tags:

“还不知道具体细节,要到9月3日正式看结果。但目前看来取消的可能性很大。”上述负责人对记者说。

2014年1月24日,我国商务部公布了对自欧盟进口的太阳能级多晶硅反倾销调查初裁结果,裁定原产于欧盟的进口太阳能级多晶硅存在倾销,中国多晶硅产业受到实质损害,而且倾销与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可以断定,欧盟取消双反将给光伏市场带来极大提振,中欧将恢复光伏产品的正常贸易,欧盟也将对具备成本优势的中国光伏产品产生更大需求。

欧盟自2013年6月5日起开始对中国进口太阳能相关产品课征临时性反倾销税,2015年展期24个月。2017年3月3日,欧盟委员会发布公告称,对原产于或托运自中国的晶体硅光伏组件及关键零部件作出“双反”日落复审终裁,裁定若取消“双反”措施,涉案产品的倾销及补贴对欧盟产业的损害会继续或再度发生,因此决定继续维持对涉案产品的“双反”措施,对华涉案产品“双反”措施将延长实施18个月。至此,欧盟对华太阳能产品“双反”实施5年,现行制度于2018年9月到期。

也就是说,若已经执行了三年的“价格承诺”被继续延期,则其将导致中国光伏产品在欧洲市场的竞争力被进一步削弱。

5·31光伏新政出台后,市场进入急冻期,业内讨薪、停产、爆雷等新闻屡出不穷。有人直呼中国的光伏行业直接跌倒了谷底,跌出了原本的面目。

另据业内消息,关于“双反”取消的正式公告已在欧盟内部排期,预计会在9月3日之前公布。

而就在几天前,作为欧盟对华光伏“双反”的始作俑者——欧洲光伏制造商协会(EU
ProSun)再度向欧委会递交了一份申诉。此番,它指控中国光伏企业辗转通过马来西亚等第三地,将产品销往欧洲以规避关税。

中小厂商更具成本优势

据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太阳能光伏产品分会一位负责人提供的文件显示,欧委会于8月23日拒绝了一项依据EU2071/366和2017/367法规决议对原产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进口光伏电池和组件进行反倾销过期复审的请求。在业内看来,这是欧盟即将取消对华光伏产品“双反”的重要信号。

如今,EU ProSun的上述手段已成功了一半。5月5日,应EU
ProSun的申请,欧盟决定对原产于中国的晶体硅光伏组件及关键零部件进行“反规避立案调查”。

开源证券研究员任英杰表示,现在中国光伏企业形势严峻,企业一方面通过降低组件价格,卖电站筹集现金以求自保,另一方面积极寻求海外订单。“欧洲光伏‘双反’到期终止,对国内光伏企业来说是个很大的利好。”

此前,有媒体引用欧委会副主席蒂默曼斯的话称,对光伏的“双反”措施将会被逐步取消,但他说明取消的具体含义以及如何逐步取消。

业界推测,此次EU
ProSun申诉的初衷主要是:挑起欧盟对原产于中国的晶体硅光伏组件及关键零部件进行“反规避立案调查”;而更加深层次的用心则可能是,以“反规避立案调查”获取的相关素材为借口,促使欧委会做出延长“中欧间本应于2015年12月份到期的‘价格承诺’”的决定。

欧盟课征临时性反倾销税,造成了中国对欧洲光伏出口的断崖式下跌。中国光伏企业备受冲击,包括无锡尚德2013、江西赛维等知名上市企业,均因欧盟“双反”而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宣布破产。不过,中国光伏企业在困境中加速产业整合,并拓展其他地区的市场。据相关统计,2017年上半年,中国光伏组件对印度出口同比增长67.3%,对巴西、墨西哥等南美洲国家出口额同比增长117.9%及284.7%。

受上述消息的刺激,早盘光伏概念股集体上扬。至截稿时,拓日新能涨停,其他龙头股涨3.80%至6.27%不等。

彼时,知情人士曾向《证券日报》记者独家透露,“初裁中,欧盟第一大多晶硅生产商——德国瓦克公司的被裁定的反倾销税率为21.8%,反补贴税率为10.7%,合计达32.5%”。

弓永峰认为,自双反及MIP以来,国内中小厂商无法布局海外产能,不得不退出欧洲市场,5·31光伏新政后在国内也继续受到一线厂商的挤压,本次取消贸易壁垒,中小光伏企业有望加入竞争,而它们的价格下降空间更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