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Tags:

高成本压力下,驱使着企业管理变革和商业模式的转型。胡春阳告诉我们,首先,他们在建立内部环保责任制度,明确单位负责人和相关人员的责任。其次,他们从管理上着手降成本,夜间用电成本低,他们由8小时生产模式变成了24小时生产模式,工人三班倒,产能提升了3倍。然后是产品结构调整,他们提升了原材料品质,生产更加高端的产品,将销售目标转向世界各地。

相信该企业对于玻璃产业环保的意识已深刻到位,经过整改以后会在玻璃产业上做出重视环保爱护生活环境的榜样,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

在这场环保风暴中,积极行动的不止胡春阳和刘伟雄,还有一些企业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12月17日上午,市环保局对该公司玻璃清洗生产线进行查封。企业负责人承认前期对环保工作不够重视,承诺两日内对生产设备进行清拆,生产排污处理未达国家标准则不再从事玻璃加工,并对查封工作表示理解。

在这场环保风暴的洗礼中,湘潭县玻璃灯饰产业顺利完成了行业大洗牌。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日前,三乡镇接到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交办案件,有群众投诉称“中山市三乡镇某玻璃厂,生产与环评不吻合,生产过程中有油墨和酸腐蚀。废气和废水未达标排放,产生的危废未按环保规定处置”,市镇两级环保及相关执法人员随即前往现场展开调查。

一场风暴

16日上午,记者跟随环保执法人员前往现场看到,涉事工厂大门紧闭,门口零星摆放着木条铁架等杂物,门上贴着一张红纸告示:该厂自10月10日起,因人员短缺、资源不足等原因,现提前放假至正月十五。执法人员现场电话联系工厂负责人未果,随后在房东的配合下打开大门。记者在现场看到,工厂内摆放着成批玻璃原片、玻璃蒙砂粉、氟化铵等玻璃原材料,仓库里由该工厂自行生产的环保玻璃去霉剂,最新生产日期为12月7日,工厂办公桌上还留下了该工厂12月15日等不同日期的出仓单,意味着该工厂近期仍在生产作业。执法人员现场对厂房内多个污水排出口及地面水迹进行收集采样,经过PH试纸检测均呈酸性。

“公司已请第三方公司对池塘进行了综合治理,达到了地表水相关要求。目前,公司生产废水做到了零排放,无生产废气产生,新增工艺通过了环评验收,公司已开始试生产,正在自行组织环保‘三同时’验收。”湘潭县环保局有关负责人称。

这是发生在玻璃产业界的一个大事件,近日来,针对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案件,全市各级各部门继续落实整改,对各类环境违法行为保持高压打击态势。其中,中山一玻璃厂被现场查封。

是关停,还是整改?面对这道令人纠结的选择题,湘潭宏大玻璃有限公司负责人内心有些忐忑。这也是整个湘潭县玻璃灯饰企业,在市场紧缩和环保高要求的矛盾中共同面临的必答题。

执法人员调查结果显示,其涉事玻璃企业主要从事玻璃、艺术玻璃、玻璃耗材、机械设备的生产。正常生产时,项目会产生清洗废水及酸雾有机废气,检查时发现该公司生产车间已停产。该项目未配套建设废水、废气治理设施,现场检查未能出示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环保竣工验收文件,市环保局制作了现场检查笔录、询问笔录等进行立案调查,发出《中山市环境保护局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责令该公司停止生产经营。

“我们这个年龄重新出发,就是追求可持续性发展。”胡春阳已过而立之年,来到了原来的湘潭县宏湘玻璃厂,与公司负责人刘伟雄携手,制定治理方案。他们斥资1300多万元,将厂房提质改造,将以燃油圆炉改成了电池炉,无外排烟囱;新建了切口、磨口废水收集循环池,无外排废水;新增了酸雾吸收塔,杜绝酸雾外排,其酸洗工艺于近日通过了环评审批。

当天,湘潭县宏大玻璃有限公司就收到了湘潭县环保局下达的《责令停排决定书》《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两天后,企业违法行为被予以立案查处,罚款15万元,相关负责人被移送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公司也因此登上了湖南省生态环境厅第四批黑名单榜单,这意味着公司将在信用贷款等方面受到制约。

当时,当地村民将企业举报到中央环保督察组,村民称湘潭县宏大玻璃有限公司将洗玻璃的废水直接排入了附近的农田和沟渠里,污染了周边环境;烟囱排烟导致周边植物死亡。

湘潭县环保局有关负责人告诉我们,湘潭县约10家玻璃灯饰企业通过合并升级改造、自愿关停和被政府关停,目前仅剩下3家。除湘潭县宏大玻璃有限公司外,湘潭县谭家山镇洪兴玻璃厂和湘潭县中路铺镇皓月玻璃有限公司也通过了环评审批,并不断对生产工艺进行了升级改造,进一步完善了环保设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