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硬件自主制造时代,中国硬科技创业者迎来高光时刻

电工电气网】讯

图片 1

8月2日,2019从0到1智能建造创业营最终项目路演字在东莞松山湖举行,这场为期41天的创业营集结了来自全球各地的机器人专家、材料学专家、设计学教授和全行业伙伴。

谈到中美贸易摩擦的时候,王韵说,大家开始对国内技术公司”另眼相看”,以前是“国外有更好的,为什么要用你的,等你真正实力起来了我再用。”王韵是雪湖科技创始人。

——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MBA率团再度亮相2019 CES Asia展

32位热血青年组成的6个战队,完成6款智能建造机器人制作,现场接受行业人士、专家教授点评。最终,发奋涂墙、安釉科技获最佳项目奖。

1个月前,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下属子公司列入实体清单,限制美国企业或使用美国技术的企业向华为供货。以至于,在6月11日开幕的2019亚洲消费电子展——“业界风向标”之称的展会上,“自主”成了这次大会中被多次谈及的话题之一。

“我觉得我不是孤独的长跑者。”

图片 2

特别是半导体、芯片这些技术领域的创业者,“这是最最幸福的时候”,王韵说,技术企业开始处在“蜜罐里的状态”。

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体验营营员陈炯如此表达参加该项目体验营的感受。

获胜团队有机会获全方位支持

当王韵在接触更多的客户时,段荣斌正承载着他所在公司的转型厚望。他所在的公司是中国的电线电缆行业领军者之一,但面对诸多竞争和成本压力,这家公司迫切需要通过精益生产、自动化改造提高工厂效率。

在2019年的CES
Asia展上,他同时也作为长江商学院参展的15家初创企业的一员,向来往的观众介绍他的创业项目,在以服务工厂、企业为主的机械制造领域从业十余年,这是陈炯和他的企业为数不多走到台前的时机。

6月23日至8月2日,2019年从0到1智能建造创业营在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XBOT
PARK举行。创业营由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 XBOT PARK
联合香港科技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及南方科技大学共同举办,由东莞万科、新鸿基集团、三一重工、恒基地产和长江商学院赞助,并与香港建造业协会、中建工程研究院有限公司、中国建筑科学院建立合作。

段荣斌所在的领亚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内部创业来实现这个目标。内部创业之后,段荣斌和他的团队得到更高的自由度。“以前研发一款产品需要3个月,现在可能45天左右就有一个初步模型。”

同样参加CES
Asia展的阮晨海是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MBA项目(以下简称:METI)的首班学员,做设计出身的他原来对于产品的定位更加宽泛,认为“什么都能做”,在METI学习中,他不断迭代自己的商业模式,逐渐打开了自己的边界。

创业营从来自内地、香港和全球高校的200余名本科、研究生及社会人士中选拔出32位怀揣着机器人梦想的热血青年组成6支战队,用6个星期,41天,从零到一,完成6款智能建造机器人的市场调研、产品定义和样机制作。

“第五年,我认为我们的状况能够非常乐观。”采访结束,刘海兵踩着他的滑板,朝自己的展位滑去。

阮晨海的同学,同样是METI首班学员的刘凌捷,是第二次参加CES
Asia。受了METI课程中设计思维的启发,相比去年,他在产品上进行了设计,方向上更加聚焦,从原来职业所培养起来的平台思维转化为产品思维。

图片 3

刘海兵的底气来自于珠三角制造业的生态链赋予他的能量。“4年里我们迭代了5款产品,而国际上的一些电动滑板企业3年都没有一款新的产品。”刘海兵说。

还有一些技术创业的学员,在CES
Asia展上被大企业看中,开始谈了合作。而在此之前,创业期间他们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发不出工资。

创业营包含工地调研、讲座分享、小组讨论、供应链参观等环节,覆盖建筑行业全流程体验,用户调研,设计思维及团队协作。

刘海兵自信背后,也是长江商学院的高光时刻,在此次CES
Asia展会上,长江商学院展位上展出了15家硬件创业智造企业。这些人都是智造创业MBA项目的学员以及该项目体验营的营员。

当中国经济的增长机会从商业模式的创新逐渐被技术创新所取代时,硬件制造创业人才正在走入舞台中央。METI项目的发起人、长江商学院副院长甘洁就说,“科技人才创业的时代已经到来。”

项目路演现场,6支战队分别设立展台对研发的智能建筑机器人样机进行展示和项目答辩,创业导师们从各个维度给出了专业指导和建议,并和学生项目团队展开了深入的交流与讨论,现场气氛热烈,充满创新活力。

中国经济的增长机会从商业模式的创新逐渐被技术创新所取代时,硬件制造创业人才正在走人舞台中央。这个项目的发起人、长江商学院副院长甘洁就说,“科技人才创业的时代已经到来。”

2018年5月28日,长江智造创业MBA首期班开学,旨在帮助致力于科技创新的创业者,补齐他们在商业上的短板,这对于成立于2002年,见证中国商业模式创新崛起的长江商学院来说,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经确认,本次路演中获胜的团队将有机会获得全方位资源支持,并完成下一步创业计划,推动自身机器人&智能硬件产品的落地及商业化。最终,发奋涂墙、安釉科技获最佳项目奖。

此时的CES上,戴着VR眼镜的观众、智慧零售小店的展示、竞技机器人在展台上PK、踩着电动滑板来回穿梭的人……

这一项目也是中国首个将工程教育、商科以及创业孵化相结合的培养模式,由长江商学院副院长甘洁和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创始人李泽湘,根据在孵化包括大疆在内的一系列高科技企业的经验,为智造领域创业者量身定制的课程。

图片 4

“只要用就有机会”

科技创业时代

将客户痛点放在心上并解决

“FPGA是一个好的计算平台,只是一直被埋没,它的算力没有被充分挖掘;其次人工智能兴起之后,对算力的需求越来越大。”

无论是经济趋势,抑或是科创板这样政策的支持,创业者们都表示,“这是硬件创业者最好的时代。”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介绍,当前不少问题是因为教育出了问题,所以 XBOT
PARK针对教育这个痛点,对教育进行重新定义,本次创业营就是一个突破,通过6周完成别人2年做的事情,跨学科、跨行业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6月11日,在初创企业展厅,雪湖科技创始人王韵向记者阐述自己创立这家企业的两点时机,他同时也是长江商学院制造创业体验营营员。这位曾在日本富士通工作过的创业者,穿着印有雪湖科技Logo的Polo衫。

进行FPGA芯片神经网络加速器开发的雪湖科技创始人王韵看到了FPGA的新机会,他同时也是METI第二期体验营营员;在机械制造行业做了16年的凌伽智能创始人陈炯在参加完体验营之后说,“看到这么多人都在做智能硬件创业,感觉到了希望”。

“哪一些人会成功?”李泽湘在创业营总结上,他认为将客户痛点放在心上的人,能够通过跨学科、跨行业寻找解决办法的人最总能够走出去。创业营的6支团队并不是“结营”就结束了,今后的2年也要进行不断的更紧,产品迭代升级,“你们不会比大疆的汪滔差,今后或许就在你们当中出来一批改变建筑行业的年轻团队”。

此次在长江商学院所在的展台上,王韵展出了他们的FPGA(Field-Programmable
Gate
Array)神经网络加速器产品,这是一种用于硬件可重构的体系结构。相对于CPU,在提供强大的计算能力的时候,针对不同用途可以有足够的灵活性。

不过,纵使如此,硬科技创业者往往面临,只懂技术,对于管理、市场、营销、产品设计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了解不足,再加上硬件创业投入大、周期长,“九死一生”,不同的发展路径决定了硬科技创业者与此前商业模式创新者思路的不同,许多曾经估值百亿的硬件创业企业,最后由于战略错误、迟迟无法量产等原因,宣告失败。

图片 5

一些生产FPGA芯片的企业,可以利用王韵他们团队的技术挖掘FPGA的算力,满足人工智能的运算需求。

在刚过去的6月9日,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MBA项目第二期开学典礼上,甘洁点明了在这一时代成立METI的初心,中国制造业面临周期长、链条长、要素多;“山寨”诱惑大,众多企业缺乏核心技术的积累;以及科技人才普遍缺乏商业智慧和商业眼光等问题。因而,在“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过程中,制造业企业需要提升团队技术创新,提升商业智慧,建立全方位资源的生态体系。

一个大疆出来了,深圳可能就有200家的复制品出来,面对如此的创新环境,青年创业者如何做自己的产品?李泽湘认为,培养学生就是希望他们从市场一线出发,而不是看着别人做什么,就跟着做什么,做个山寨版本,要紧紧的围绕市场、客户痛点,客户的痛点非常非常多,不见得一定要跟在别人后面,而是一定要做不一样的东西。

在王韵说话间,整个半导体行业正在进入一个不确定的时代。中美贸易摩擦正使得各大产业的巨头都面临产业链供应风险。

创业之前,阮晨海在一家中外合资的工厂做国际贸易相关的工作,逐渐他发现,产品光做贴牌是没有出路的,需要通过设计来增加产品的附加值,于是,他到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学习设计,到后来他发现光有设计还不行,需要加入技术。如今他是杭州怡水科技有限公司CEO,这是一家围绕生活新趋势而设计的创新公司,专注于健康水产品的设计。他们的一款软水花洒还获得了美国IDEA国际设计大奖。

具体操作来看,李泽湘认为,要找行业有名的公司、专家沟通,调研行业都有什么样的痛点,要到现场去观察、体验、考察,有第一手的理解,回来再不断的总结,再反反复复的跟进迭代升级,一个产品要经上百次甚至上千次的迭代,这是一个必须经过的过程。

王韵说,只要客户愿意用,这对任何技术企业来说,都是非常好的一个切入点。“因为他就可以开始迭代了,而且这个客户会教着这些技术公司,带着他们往前走……再加上现在又有科创板这些资本市场的支撑。“

阮晨海说,他一直关注长江商学院,但由于长江一些已有的EMBA课程不太符合他的自身情况,直到看到METI之后,阮晨海发现这里既能接触科技,还有制造创业,又有MBA的管理,他就报名了。

采写 南都记者 梁锦弟 主办方供图

王韵认为,特别是半导体、芯片这些技术领域的创业者,“这是最最幸福的时候,这个窗口期是在5年到10年左右的时间”。

熙家智能的创始人刘凌捷所作的,是一家做智能家居的企业,他们的核心产品是一款智能家居报警器,能够实现家庭全方位的监控。如今这款产品是目前所知的中国首款能够实现燃气、一氧化碳、火灾和高温一体化预警的设备,并且能够实现全方位的无限切断危险源。与此同时,他们给设备加入了动态算法,能够智能感知,避免发生误报。

当然,构成这个产业机遇的还有“摩尔定律”出现放缓,走过半个多世纪的这个定律曾经勾画了半导体产业的规律: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

最初,刘凌捷认为自己本身就是技术出身,不需要再去学习一个技术相关的课程,但参加了METI之后,他发现这里不仅教授技术,还有设计思维,管理方法,对于他管理企业来说,十分重要。与不少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一样,管理一直是挥之不去的问题。曾经,在华为工作多年的刘凌捷一度想把华为的那套组织管理运用到创业企业中,但最后发现并不适用。METI的课程中,专门针对企业组织管理类的课程,弥补了他在这方面的缺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